业务邮箱
rSS7E2RG@yahoo.com

名剑目录

发布时间:2020-04-19 20:06:59

少年推开布满灰尘的大门,尘埃随着开门的气流漫天飞舞。“咳咳...这破屋子怎么也有五六年没人来了吧?”少年不禁皱起了眉头,“师傅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叫我来这种地方取剑,这破地方能有块没生锈的铁就不错了!”门后是一条走廊大概三米宽,透过屋外的光线依稀可以看走廊的墙上画着些什么。但是由于长久没人打扫画上不仅布满了灰,而且似乎也有所损坏。少年点燃火把往墙上照去,壁上似乎画着一些人影,少年用衣袖擦去灰尘,壁上的画也清晰起来......“这...”少年的瞳孔微微缩了缩“这是湛卢剑的铸造过程啊!我曾听师傅说过湛卢剑乃春秋末期的铸剑大师欧冶子所铸,剑身通透锋芒盛而不露,因而被称作仁道之剑。那这个手拿锤子的就是铸剑的大师欧冶子了?”少年把手里的火把向内移了移,壁上画的是一个手拿铁锤的工匠,工匠的前面似乎放着一个类似铸剑台的器具,器具上放着一把剑,剑虽未成但剑身却暗含锋芒!“听说这湛卢剑是越王允常托欧冶子铸的,相传欧冶子为铸此剑不辞辛苦的到上千米的湛卢山取材历时三年才铸成。而且成剑之时也是相当的厉害,据史书记载‘精光贯天,日月斗耀,星斗避怒,神鬼悲号!‘这便是湛卢剑成时的情景。可是......”少年眼中掠过一丝不满“师傅每天也就只给我讲讲这些名剑的由来,都五年了!还是不让我看他铸剑...”少年摇了摇头,这壁画上的东西他都已经听得耳朵都出茧子了。“看不出这破屋子外面看着破破烂烂的里面还挺结实的嘛。”少年举起火把屋子的横梁虽然陈旧但是却没有丝毫的腐烂。“也不知道这屋子以前是用来干嘛的,看着做工...应该是以前的剑库吧?”走廊的尽头又是一扇布满灰的大门,少年抬起头来只见那大门上用黑底金字的匾写着‘藏剑阁’。“乖乖!这...这便是从藏剑谷开派以来所铸成的神剑沉睡的地方啊!”少年不由得张大了嘴巴,“这破屋子原来这么大来头,也不知道‘自那件事情’以后这里还能留下些什么程度的剑...”少年用力推开大门,眼前的景象让他再次张大了嘴巴......门后是是一个大厅,粗略估计有20多米高。大厅四周的墙壁上整整齐齐的放着一个个长方形的剑匣,每个剑匣的下方都写着剑匣中剑的名字。“神威、白画、无痕、冷霜...这...这些都是前一代师兄们出师时铸的得意之作啊!”少年惊叹到,“听说莫白师兄的傲霜剑还被当今的某个剑侠给‘认’去了...哎...我什么时候也能铸造出一把能享誉千古的名剑呢?”少年沿着墙壁边上的楼梯向上走去,越往上剑匣的材质便越好,从第四层开始已经偶有出现玉质的剑匣了,在七层以后便大部分是玉质的剑匣,第十层以后便是都是玉质的剑匣!“师傅要我取的剑叫什么来着?”少年搔了搔头,“叫那个什么...那个...那个...哦!温玉!听说这是第五代掌门在归隐时另辟蹊径用玉铸成的剑。听说为了铸成此剑他老人家因为用了那个什么固灵什么的...差点丢了老命......”“就是这个了!”少年拿起面前的剑匣,“咦!这剑......难道说......”少年迅速打开剑匣,“果然......师傅......你赢了......老子我明天就下山这破徒弟老子我不当了还美女?你个老鳏夫!”少年气愤的背起空的剑匣转身边准备离开,目光扫过存放剑匣的凹槽时少年不由得轻咦了一声。“这是......”少年拾起凹槽中的一本书,“莫灵铸剑集?”少年疑惑的翻开书页,“莫灵?这不是第二代师祖的名号吗?没听师傅说起前三代师祖有过典籍留下来啊?”书上记载的都是铸剑的基础技巧,少年翻遍了正本书也没看到对铸剑的独到见解。“奇怪...听说第二代祖师曾铸出过连那个势力都为之疯狂的剑,怎么他的典籍...咦!”少年的眼中掠过一丝疑惑,“天下兴亡在此一举,烦请有缘人勿要将此书遗失......”“这书的最后一页写的什么意思?天下兴亡?据我所知藏剑谷自开派以来就少有人出世,师兄们也将出师之作作为身为藏剑谷弟子所铸的最后一剑,但凡出师的藏剑谷弟子即使在外铸出名剑也绝不显露与藏剑谷有关。藏剑谷怎么会和天下兴亡扯上关系?”少年眼中掠过一丝疑惑,“这该不会是莫灵祖师的恶作剧吧...听说这个祖师曾经可是出了名的...”少年想起了刚来到藏剑谷时的情形......“师兄,这片空地风景真不错,不知叫什么名字?”“猫儿抓。”带少年熟悉藏剑谷的师兄随口说道。“为什么...”“因为第二代祖师说藏剑谷这么大给风景一个一个取名太麻烦,看着长满了猫儿抓就把这叫做猫儿抓,呃...这儿再前面就是狗儿刨...在前面就是鸟儿叫在前面....”想到这少年苦笑一声将书收入怀中向出口走去,“去问问师傅吧,兴许他老人家会知道。”----------------------------------------------------------走出藏剑阁少年伸了个懒腰,“啊......果然还是在阳光下的好啊!虽然里面有一大堆好剑,但是......哎...伤心之事不...”“胡冶师弟!胡冶师弟!师傅他老人家等你半天了,你怎么傻站在这?师傅吩咐你取的剑取来了没?”远处一道白色的身影快速的掠了过来。“张启师兄?怎么?那老不死的等不及了?”少年的语气有些许微妙。“师傅都等了半天了,师傅要你取的剑呢?”“剑...”胡冶嘴角有些抽搐,“我这就去给那个老不死的送剑去!!”话音未落一道胡冶便窜了出去。张启也只好最赶小师弟而去...==========================================================藏剑谷的大厅一个邋遢的老头躺在地上微眯着眼睛“这小子去了少说也有半个时辰了吧?怎么这么慢?难道已经下山去了?罢了,不等了徒弟们,走!吃饭去!”老头一个挺身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死老头!老不死的!在哪?给我出来!死老头!”“欸!看来回来了,徒弟们先不忙,先陪老头子我教训下不守规矩的小子。”“这死老头,不是叫我来茶室嘛,自己又死哪去了!!”“哎...说过多少遍了兵不厌诈,怎么就是听不进去!”胡冶回头一看,只觉得眼前一黑嘭!“你...老不死的,你跟我玩阴的!看我不收拾你!”言毕,呼呼呼!三拳便往来人身上挥去。老头手掌探出,刷刷刷!连拍三掌。与少年的拳头撞在一起!胡冶退了两步,才刚站稳,迎面又是三掌!啪!第一掌打得胡冶眼前闪过金星!啪!第二掌打得少年似是在天上飘!啪!第三掌打得少年胃里一阵翻腾!“咳咳...死老头你玩真的啊!”少年一手捂脸一手按肚模样那时相当狼狈。“咳咳...张启啊!门规第三条是什么啊?”老头捋了捋胡子向刚赶来的弟子问道。“是!师傅!藏剑谷门规第一章......”“谁让你说旧门规了!我是叫你背新的!”“可是...师傅...”“哪来的废话!叫你背就背!”“是...门规第三条要尊重长辈,对长辈出言不逊者掌嘴三下,对长辈拳脚相向者,掌嘴三下,锤打废剑3000...”“嗯~~~很好!小冶你可听清了?”老人的露出意味深长的神情。“呸...就你这个为老不尊的还长辈?我问你什么叫...”嘭!“还敢顶嘴?加打废剑3000下!打不完今晚就不准睡觉!”“我...”胡冶咬牙切齿的道,“打...我打...老小子你给我等着!”----------------------------------------------------------入夜,藏剑谷内悄无声息...当然只有铸剑池例外...“我锤...我锤...我锤死你个老不死的...”正在挥舞着铁锤的少年每锤一次就低吟一句,“4961锤死你个老不死,4962锤死你这糟老头,4963...”“哎...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这挥舞锤头要静心不然剑的灵性都给你吓跑了....”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百度搜索